妳不是個容易掉淚的人,即便再難過好像也沒有哭過幾次,頂多也就是淚水在眼眶裡打轉罷了,扣除孩童時期不說,有記憶以來它們真的滑落臉龐的次數似乎屈指可數,也因此每一次的記憶都特別鮮明

 

第一次大概是在國中的時候吧,從小和妳住在一塊,對妳予取予求,慈祥溫柔的奶奶被醫生宣布死亡時,妳低著頭讓眼淚不被其他哭的更加難受的大人們看見,任憑它們一顆顆砸到地板上,懵懵懂懂的年紀第一次面對離別,妳才知道原來分離的時候心臟會像是被重擊一般的難受,才知道原來從前從文章裡讀到人家所形容撕心裂肺的痛是這樣子的

 

還有一次是在金碩珍確定出道的那個晚上,妳和他相擁著沒讓他看見妳因為替他感動而流下的淚,這是第一次,妳知道什麼是喜極而泣,知道原來開心到了極點,眼淚也會不聽話的跑出眼眶

 

至於最近的一次呢

妳至今回想起來,依舊覺得心底的某一塊像是被掏空一般

 

「金碩珍,你不是三點要練習嗎?現在都快三點了你怎麼還跑來?」

妳看著眼前這個帶著無辜笑容的愛人,原先有點憤怒的情緒都被化解開來,只是無奈的笑了一下後,便側過身讓他進到屋子裡頭

「因為我太想妳了啊!」

就知道嘴甜攻勢有用,盡說些好聽話的傢伙,妳在心裡偷偷想著

「不要因為我耽擱練習啊!」妳一邊說一邊從冰箱拿出他最愛的柚子塔放到他面前,「吃完就快去吧!不是要回歸了嗎」

他津津有味的吃著,還時不時跟妳分享著最近發生的事,最近他忙碌的很,只能趁著上午練習完到下午練習前的空檔來找妳,你們除了用通訊軟體聊聊天外,也沒有其他的時間能夠這樣說話了,說到底,妳看見他這樣跑來,心底雖然很愧疚但還是挺開心的

此時一旁的手機螢幕突然亮起,雖然金碩珍馬上就把他翻面蓋上,但妳其實早就已經看見了

「哥在哪呢老師因為你遲到所以很生氣」

金南俊一個標點符號都沒有用,所以特別能讓妳感受到他的急迫

「快去吧!惹老師生氣不太好」妳也不隱瞞妳看到的,只是趕緊把心不甘情不願的他推出門外,「好好道歉吧!說你下次不會再遲到讓他別生氣了」

 

當天晚上妳就接到了金南俊的電話,妳跟他其實不陌生,也吃過幾次飯,當時只是怕有緊急狀況要聯絡才交換了手機,平時根本不是會互通電話的關係

「努娜你好,抱歉這麼晚打給妳不知道會不會打擾到妳」

「沒事,怎麼了嗎?」

「沒什麼重要的事,只是關於碩珍哥……」

金南俊說金碩珍最近遲到的次數越來越多,練習也總是心不在焉的,只要一休息就抓著手機不放,晚上熄燈後也一樣,因此隔天早上就會特別沒精神

「所以努娜啊!我也不知道他是為什麼最近狀況那麼不好,問了他也不說,妳能不能幫我們勸勸他或是問問他是不是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情,我們可以一起幫他,不然再這樣天天被罵也不是辦法」

金南俊的語氣很誠懇,像是真的要拜託妳幫忙,但是妳很清楚的知道這些問題的來源就是妳自己,妳也不知道該用什麼方法解決

他的確有不少次都是像這樣賴到妳硬趕他出門才走,晚上也總愛跟妳傳訊息到妳睡著沒有回訊為止

不知道是事實還是錯覺,妳也發現他最近黏人的程度越來越嚴重,像是個沒有安全感的孩子一樣,偶爾還喜歡問一些「妳會不會不愛我了」這樣的話

然而沒有安全感的人又怎麼可能只有他呢?

妳心中的不安其實比他大上千倍萬倍,妳一直覺得自己的身分配不上他,妳害怕他按照現在的走勢上升成一線男團後,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,閃亮的發著光芒時,就會逐漸忘記妳這顆平凡的小石子。妳一直堅信著他會大紅大紫,因此妳潛意識裡似乎也會下意識的想將他對自己的重要性淡化一點,將他推遠一點,好讓妳覺得必定會迎來的分離之日好過一點,雖然妳似乎沒有意識到自己正這麼做

「既然所有問題都是源自於我,那也只有一個辦法了……」

 

金碩珍,謝謝你這兩年帶給我的美好回憶,請記得我真的真的很愛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最近要準備段考所以更文會比較慢喔

大家等我回來啊XDDD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氣泡水 的頭像
氣泡水

氣泡水的創作天地

氣泡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